•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记者调查

湖北荆州女副部长自杀时上身赤裸 丈夫称事情不简单

时间:2014-11-21 10:52:28   作者:申恩惠   来源:重庆青年报 作者:肖鹏   阅读:2771   评论:0
内容摘要:   悼念现场饶同珍自杀现场原标题:荆州女部长自杀调查 早已问好死亡方式11月12日,荆州市官方通报,荆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编办主任饶同珍于车祸住院期间自缢身亡。11月19日,饶同珍丈夫冯茂平对重庆青年报记者称:“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rdqu...

   

湖北荆州女副部长自杀时上身赤裸_丈夫称事情不简单

悼念现场

湖北荆州女副部长自杀时上身赤裸_丈夫称事情不简单

饶同珍自杀现场

原标题:荆州女部长自杀调查 早已问好死亡方式

11月12日,荆州市官方通报,荆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编办主任饶同珍于车祸住院期间自缢身亡。11月19日,饶同珍丈夫冯茂平对重庆青年报记者称:“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

11月12日,荆州市官方通报,12日凌晨,荆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编办主任饶同珍车祸住院期间自缢身亡。

继荆州宣传部部长幸敬华、市委副秘书长陈虹先后移送司法,荆州公安县中医院院长高辉权、公安县纪检监察主任谢业新先后自杀之后,公安县起家、一向仕途平稳的饶同珍自杀,引发诸多疑问。

反腐反贪高压常态背景下,接连官员落马、自杀,荆州官场似乎也陷入了一场形象危机。

15号病房自杀还原

“医生,快来!快来!”11月12日,凌晨五点多,14号病房里的戈守红被几声仓促的喊声惊醒,透过房门看到,一名中年男子从15号病房急匆匆地向护士站跑去。

随后,当日值班医生王勇、值班护士毛慧雅两人赶往15号病房。毛慧雅说,“我们抢救了很久,遵照医嘱,该做的我们都做了”。

“我们的医护人员进去的时候,患者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公安县中医院办公室主任孟祥红说,患者平时也挺开朗,有没有抑郁症之类的病,没有进行过确诊,住院期间也没有发现其他异常。

11月15日下午,重庆青年报记者发现15号病房与其他普通病房并无二致,目前无人入住,配备三张床位。地面、床位、卫生间已打扫,但衣柜内仍留有钙片、衣物、香蕉等物。

重庆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该病房内卫生间约4平方米大小,有梳妆台、挂衣架、毛巾架和一根悬于蹲便器上方的不锈钢横梁,此横梁高度约1.85米。整个卫生间除一张悬挂在毛巾架上的浅蓝色毛巾外,并无他物。

孟祥红透露,饶同珍死亡时间大约在凌晨四点,当晚仅有其丈夫冯茂平陪在身边,凌晨五点多,其夫发现妻子不在,最后找到饶死在了卫生间,发现时上身赤裸。

戈守红记得,医生的抢救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后,闻讯赶来的人群把15号病房外的楼道挤得水泄不通。上午九点,尸体被运离医院。

饶同珍住院的原因,源于死亡12天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12天前的10月30日,饶同珍自驾私车从公安县前往荆州市,在二广高速公安县斗湖堤镇油江村路段,因超车与一辆重型罐式半挂车相撞。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车并没有坠下高速,车祸后,饶同珍在高架桥下被当地村民发现。

油江村村民、目击者康新才说,当时她掉在了桥下浅水洼地处,裤子湿了,嘴里有血,“脱了鞋子,手机放在鞋子里”。

根据未清理的护理床头卡信息显示,饶同珍住院日期为10月31日,诊断病情共有三处:头部外伤、右侧肩胛骨骨折和左侧桡骨骨折。

“当时公安县公安局邀请我们去组织尸检,由于家属方面的原因,就没有正式办理委托手续。此后未再收到委托邀请。”11月18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系主任刘良教授透露。

“通报中自杀的结论是经过办案人员等多方调查得出的。”荆州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熊高新说。

“纪委没有查她”

自缢,并没有降低哀荣级别。

11月17日上午,饶同珍遗体告别仪式在公安县新殡仪馆举行。

厅外,一位自称“不是亲姐姐,胜过亲姐姐”的中年妇女哭瘫在地上。厅内,前来向饶作最后告别的亲朋挤得水泄不通。

重庆青年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前来参加告别仪式的人士包括亲属、省市县级官员等,约200人,仪式大厅外的停车场停满了汽车,20多辆小车停在大门外的马路边上。

在等待尸体火化的时间里,重庆青年报记者向家属亮明身份希望对方接受采访,但遭到死者侄儿和侄女拒绝。

“饶部长生前没有敌人,只有朋友。”饶同珍大侄儿说,“你也看到了,今天来了这么多朋友,省、市领导都来了,她是没有问题的。”

“这是我们家的一件惨事,无论你从正面还是负面进行报道,这都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饶同珍的张姓侄女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说,“如果你继续留在这里,那我的弟弟们就对你不客气了。”

“我也很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姑姑想到自杀。”在告别仪式上,饶同珍在武汉上班的拒绝透露姓名的侄儿说,自己听到姑姑死讯感到震惊,同时感到不解。

一个关键是,荆州官方对于饶同珍死讯通报不足120字,民间诸多传闻依然在不断发酵。

“自杀?没那么简单吧?一定另有隐情。”公安县司机蒋光勇说,“是不是受到迫害,有人想让她闭嘴?或者畏罪自杀?”

“公安部门已经有了结论,纪委也没有查她,迄今为止各方都没有疑问。”熊高新说。

“我也在疑惑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在调查为什么,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11月19日,冯茂平头发凌乱,胡子拉碴。他说,“有了确定结论以后,我会第一个通知你。”

“郑同珍”往事

1998年夏天,时年32岁的饶同珍任职公安县曾埠头乡乡长,是其官员生涯的一个重要节点。

这个仅3万多人口的乡镇,担负着荆江大堤50公里堤段的防汛任务,随时可能需要转移群众。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同僚介绍,饶同珍在防汛工作中表现极为突出,并被推选为“李向群”抗洪英模报告团负责人。

“照片是她,但姓氏已改为‘饶’,她原来姓郑的”,正是这次表彰,让邻居发小吴新珍在电视上惊喜地发现,昔日玩伴已是曾埠头乡乡长。

此前,出身贫苦、父母都是农民的饶同珍,初中以后已经失踪在邻居的视野里。

关于饶同珍的去向,当地村民描述为在公安县某重要领导身边“当保姆”、“做丫头”、“干姑娘”。

“饶同珍小时家境贫寒,为了跳出农门,选择做了公安县原武装部部长饶小乔(已罹患肝癌去世)‘义女’,并跟随饶姓。”荆州市政府知情者证实。

这次改姓认父,对于其之后仕途的影响,不得而知。

防汛立功次年,饶同珍离开曾埠头乡,开始担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接着,饶同珍调至荆州市县级市石首市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此后一路平坦。

“饶同珍对于上级交办的任务,会格外认真地完成。”上述同僚说,另一方面,为了达到目的,手段有时会比较极端,“可能跟出身贫苦家庭有关”。

2012年7月,饶同珍从荆州市妇联主席调任荆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兼编办主任,主持市委编办全面工作。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调动属于平调。

据公安县委办公室吴姓工作人员自称,与饶同珍是要好的朋友,饶在车祸发生之后,身体上承受了极大的痛苦,患上抑郁症,最后才导致自杀。

然而,这种说法,并未受到医护人员以及其同事的认同。

“工作认真,追求完美。”荆州市妇联副主席杨帆说,“饶主席就像大姐姐一样的,她回家也做家务。平时很阳光,没有觉察出有抑郁。”

杨帆介绍,在饶同珍任期内,启动了“十大军嫂”、“养殖能手”、“畜牧能手”等评选活动。“她不是为了活动而活动,因为她是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对基层的需求十分清楚。”

“她做事认真,要求很高。”公安县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主任邹元享说,如果饶同珍在同一天中午同时有两个饭局,她如果答应了,她会在第一个饭局之后,匆匆去下一个饭局。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一个口碑不错的市级干部,离开公众视线已经三个月之久了。

公开资料显示,饶同珍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14年8月18日,荆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编办主任饶同珍到宜昌市学习宜昌市搭建公共检验检测平台、整合检验检测技术机构经验。

极端个性导致?

“饶同珍平日作风正派,不搞鬼,没有架子,但个性稍显极端。”荆州官场同僚表示。

他举例说,饶同珍当年为了融入公安县某官员家中,不仅给人家做事,还改了自己的姓名,这是比较极端的。

这种好强、极端,在婚姻里,未必是件好事,而饶同珍的感情生活,在官场同僚看来并不算顺当。

多名受访者提到,冯茂平喜欢喝酒,夫妻长期分居两地,且关系并不和睦。公安县公安局某退休干部认为,饶同珍自杀当晚,夫妻之间至少是发生过口角的。

“那天晚上确实喝了点酒,一点多睡觉的。自己平时确实好酒,大家都知道。”冯茂平说,“当天我就提出来要做尸检,但他们不同意,怀疑是我杀的。当时到公安局做笔录长达5个小时。”

“饶同珍和她老公只是形式上的夫妻,两人长期分居,即使在一起也是分开在两个屋子里睡。”一名熟悉饶同珍的知情人表示。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饶同珍好强,她接触的都是各类高官,出入风光,而她老公却只是一名普通职员,“她觉得自己的老公应该是比她级别高或者其他方面比她更优秀的人”。

重庆青年报记者查实,饶同珍丈夫冯茂平,目前仍只是荆州市人民银行调查统计科科长。

同时,“饶长相优秀,自然有人追求”,关于其绯闻年轻时也有些许,都是在公安县的时候,涉及人后来也一路高升,并未受到影响,“都是十年前的事了”。

11月19日,对于具体的家庭生活细节,冯茂平表示在结果出来之前暂时拒绝透露,对于夫妻争吵等感情问题,更是暴怒拒绝回答。

官员自杀连锁反应

事发后,人民网转载的评论《荆州官方通报女副部长自缢身亡漏洞百出》认为,不管女副部长生前是一名什么样的官员,官方如此对待一名已经失去生命的官员和官员的家属,既不符合人之常情,也不符合伦理法治,荆州官方到底有什么苦衷?

饶同珍自杀,并非荆州官场首例。2008年4月16日,公安县中医院50岁的院长高辉权与公安县委书记胡功民、县人大主任黄大春、县卫生局局长魏天俊等多名主要领导在公安县城高档酒店吃饭,期间,高辉权服毒身亡。

2011年8月27日,公安县纪委纪检监察室主任谢业新自杀于其办公室,身中11刀。自杀前,谢业新还在处理公安县原县委副书记柳宝军的贪腐问题。

饶同珍是公安县人,公安县起家,三年前和六年前的自杀事件,对其心理是否产生影响不得而知。

更值得关注的事实是,公开消息,半年内,荆州市至少有3名副厅级以上干部被查处。

2月,原荆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幸敬华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8个月后,幸敬华被立案审查,同时开除党籍和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6月,荆州市原政协副主席余红星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立案调查。余红星原为石首市委书记。余红星案发后,石首市纪委先后对原常务副市长邓勇、夏光宏诫勉谈话。石首市财政局原局长梁新文被诫勉谈话,责令财政局现任局长杨建湘做出书面检查。

7月,荆州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市政府接待办主任陈虹涉嫌犯罪问题被荆州市纪委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反腐反贪高压常态背景下,查处腐败官员之后,荆州官场亦在进行人员的重新编排。饶同珍在人事安排基本完成以后自杀,尤其让官场同僚不解。

“饶部长不分管组织部的工作,平时也不在这里办公,全面负责编办的事务,办公室在编办。”荆州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一不愿透露姓名的男性工作人员说。

重庆青年报记者两次走进荆州市编办联系采访,均以应去找宣传部为由拒绝,而宣传部又将问题抛给编办,来回踢皮球。

“饶同珍最后一次调任属于平调,如果能够在这次当个副市长,其人生就完美了。”11月18日,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官员表示,饶一向要强,最近一些调整跟她无关,“也许一些变局,也让她心里失衡、压力过大吧”。

上述知情人透露,今年初,饶同珍在一次饭局上向一位在场的公安系统领导发问:“怎样的方式死亡最快乐?”她的这一疑问,被一位在场老领导批评:“年纪轻轻的谈什么自杀?”

一位公安局长接下话茬说:“车祸、跳楼、吃药都很痛苦,最直接的办法是上吊。”

一语成谶,饶同珍没有熬过一年,便选择自缢,结束了自己极端要强、不断进取的半百人生。


全国监督电话:13439111868(新闻中心)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国创产业园6号楼东壹区303-282号  京lCP备17044541

中 国 法 制 新 闻 网 版 权 所 有.未 经 协 议 授 权 禁 止 转 载.